1个月前 (06-24)  情感口述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一个男人试图靠近你,追求你,并不代表他想和你携手共度余生,他可能只是突然下定决心,满足自己半夜三更四处走动的欲望。如何判断一个男人是想和你上床还是真的想和你结婚,今天推荐给你的小说可能会给你答案。

米佳到达咖啡店时已经晚了五分钟。她没有去洗手间重新整理妆容,直接按照短信上的提示去了靠窗的座位。

她不喜欢迟到,因为这很不礼貌,但是今天下班的时候,她要匆匆忙忙的交一份文件,所以整理文件的时间就多了一点,时间也比较紧迫。当她再次走出办公室时,已经是这个时候了。

米家到的时候,窗边已经坐着一个人了,这个人就是米家今晚要相亲的对象。

这个男人三十一岁,中学老师,她是在百合网上交友认识他的。他们简单的交流了一下,交换了照片,其他人都不怎么说话,然后就约好了直接见面。

米佳走到窗前,出于礼貌大声问道:“你是张力文吗?”

那人抬起头,看了一眼米家,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,点了点头说道,“对,你是米小姐?”他站起来,米佳发现他比之前网上给他的照片有更大的出路。他戴眼镜的瘦脸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很多,身材太瘦,给人一种脆弱的感觉,数据显示他的身高似乎也没有175 cm。目测他肩膀的高度和自己穿平底鞋的高度差不多。

但是,即使从之前的数据中走出的路太大,米家还是努力保持微笑,点头微笑,淡淡地微笑。“嗯,米家。”说着,将手里的包放回原位,轻抚着西装的裙摆,坐在柔软的沙发上。

她不需要帅哥,只要老实人。

看到她坐下后,男人又坐下,盯着米家看了很久。看起来很尴尬,有点局促,说,“你想喝点什么?”说着把菜单推到一边,放到米家面前。

米家没有太客气的拒绝,接过菜单翻了翻。她下班直接从公司过来,还真没吃饭。

张力文坐直了身子,双手放在桌子上,表情似乎太紧张了。他的眼睛不时地看着米家手上的菜单,咽了咽口水。

他的变态饭自然感觉到了,他抬眼看了眼。最后他合上菜单递给他说,“要来点吗?我只想喝杯奶茶。”

闻言,对面的人似乎有些放松了,点点头接过,没有再看菜单,直接按响了服务铃。

米家似乎有错觉,但摇摇头,没多想。

服务员迅速接过菜单,带着专业的笑容问道:“晚上好。我可以为您点菜吗?”

米佳点点头,转头看着张力文。她懂得基本的社交礼仪,让身边的男人在公共场合做决定。

服务员的目光顺着米家看向张力文,依然带着淡淡的微笑,专业而大方。

张力文合上菜单,把它推到一边,抬头看着服务员说:“一杯热奶茶。”说着转过头问米佳。“要热的吗?”

米佳点点头。“是的,很热。”

服务员点点头,记下笔记,然后抬头看着张力文,等待他的下一个订单。

张力文没有再说话,不再看服务员。她转头看着米家,瘦削的脸上带着微笑,显得很苍老。

米家被稍稍卡住了。看看他,再看看站在旁边的服务员。服务员等了很久,但没有等张力文点任何东西。他有点不好意思的问:“先生,还要点别的吗?”

张力文转头看着服务员,想了一下,说道:“请给我一杯白开水。我不需要别的了,谢谢。”

米佳一愣,看着他有些说不出此刻是什么感觉。

比起米家,我身边的服务员也有点焦嫩。看着张力文,他又问,“你好,你是说就一杯热奶茶?”

“还有一杯白开水。”张力文提醒她。

服务员嘴角抽动了一下,最后只能尴尬地点头,请他稍等。当他转身离开时,他看着米家,米家看起来有些同情。

虽然被他的行为震惊‘ ’,米佳还是努力保持着脸上的笑容。

对面张力文好像对米家有好感,看着米家问:“米小姐是做什么的?”

“只是一个一般公司的员工。”米贾丹笑着回应,但他不打算更具体地告诉他。

那人点点头,开始自我介绍。原来他是中学老师,主要教初中语文。

米家只是听着,不时点点头。

服务员很快拿来了奶茶和白开水,还是刚才那个女孩。只是这次态度和刚才完全不一样。她脸上专业的笑容不见了。当她放下杯子时,她甚至没有体贴地走到客人面前。她转过头,直接转身走了。

张力文似乎习惯了服务员的态度,没有任何不悦。她接过服务员的工作,把奶茶搬到米家。米佳点点头,小声说了句谢谢。

两人就这样坐着,简单介绍了一下后,张力文显得有些拘谨,微笑着看着米家却不知道如何找话题聊天。

米家,这是第一次相亲。她本来对婚姻没什么期望,目的也只是为了找一个想结婚的人,为了结婚而结婚。

张力文虽然有点小气,看上去有点拘谨和不大气,但她看上去也很诚实,而且她的工作相对稳定。她不想浪费时间去看下一个男人。本来,她也没奢望太多。她可以不犯罪的过日子,因为她接受的是婚姻,不是爱情。

米佳看着他问:“明天我们直接去民政局登记结婚不介意吧?”

听到这里,坐在对面喝水的张力文被水呛到了。她没有去碰服务员送来的纸巾,而是用手擦了擦嘴,看着米家问道:“你,你说什么?”

米佳微微蹙眉,小气也可以接受。她只能认为他是在长期储蓄,但她很难理解卫生的缺失。

米佳无视他的行动,重复了他刚才说的话。“我说,你介意我们明天直接去民政局登记结婚吗?”她不应该打扰。既然只是结婚,没别的,直接领证才是最终目的

  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智慧文学社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shanxihofamat.com/50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