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周前 (07-01)  青春日常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有一次路过宜宾,因为换机需要在宜宾呆将近5个小时。因为对这个城市不熟悉,没地方可去,所以无聊了一段时间。我突然想起有一个战友,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他了。当年我们是铁哥们,挨着。只是退休回国后,忙于工作和生活,再也没有联系过。就像其他一些战友转移了他的联系方式一样,他们试图联系他。当他听说是我的时候,他既惊讶又高兴,抱怨他们两个辜负了战争友谊,他想去机场接我。

见面后听说要等很久的飞机,就坚持带我看宜宾。他开车送我离开机场,一路介绍我到宜宾。早些时候我也知道宜宾因为五粮液而成为名酒之都。经过他的介绍,看着一排排高楼和拥堵的交通以及沿路人流,真的感受到了宜宾的繁华,不愧是真正的酒都。

我们在城里逛了将近一个小时。最后他说怕累到我,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景点。他干脆带我去他家跟他战友聊天,顺便让我认了领导。以后可以直接在宜宾找到他。

我来到他住的小区,在他的客厅里泡茶坐下。他急切地问了我很多退休后的工作生活,我一一回答了他。他在部队的时候,是个很健谈的人。在别人眼里可能是一件不经意的事,他讲的时候可能是一个故事。现在见面,觉得他还是“ ”,就像当年相处一样,无话不谈。果然,当我谈到他的时候,我也又听了一遍他的故事,就像当年一样:

10多年前,我被分配到宜宾供电公司城市供电站做营销抄表员。当时所有用户的电表都需要人工抄收。所以到了基层单位,不得不从抄表员做起,正式成为了电表抄表的小哥哥。根据工作安排,我负责复制和收集中山街钟鼓楼附近一段的家用手表。当初,之前抄过这个计价器的师傅,上门抄了计价器。两个月后,他逐渐熟悉了这个板块的电表分布和用户,开始自己抄收电表。

抄表以每月抄表日为基础,即在此期间,即使完成当月的抄表任务,每月前十天抄收用户电表也只需六天左右。然后是安装服务的应用,比如接收和处理用户的维修报告,指导用户处理新的业务拓展。他们不时去辖区检查线路安全,是否有窃电。下半年,他们去辖区收电费。

当时还是总表制,就是十几二十户在一个总表下共用电,我们只抄总表的电,所以每月工作量不算太大。我负责150多米。另外,当时家用电器没有现在多,用电量也不大,所以供电用电故障少。总之,工作一个月了,还是觉得挺轻松的。

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原本新鲜几度的工作,每个月都有固定的抄表日,沿着几乎固定的路线重复,停抄固定的电表和不同的数字。突然感觉有点平淡,之前的激情似乎被一种枯燥的感觉取代,渐渐以固定的模式弥漫开去。但这绝不意味着我不再喜欢这份工作了。只是日复一日,总觉得自己少了什么,激情在逐渐减少,觉得孤独无聊。

直到有一天,我在狭窄的林家巷里去抄表的路上遇到了她。原来,她麻木了,仿佛突然又充满了活力。

那是下班后第二年四月的一个雨天,一个普通的抄表日。每天抄表,不管什么天气,抄表都要到位。我熟悉林家巷。位于中山街钟鼓楼旁的一条步行街巷内。窄巷铺绿旗。整条小巷只有一百米长,却容纳了十几个小吃店,三四个发廊,几个杂货店。

从巷道石板的磨损程度来看,不难想象它是往年热闹的街巷。其间依然有错落有致的老房子和院落,但又有一种年代感,给人一种朴素宁静的历史印象。与周围的高层建筑相比,可以算是宜宾老城区保存完好的民居弄堂。

因为下雨天,所有的店铺都留在店里,巷子里空无一人。只有我一路抄表,时不时四处看看,跟店家打个招呼。

就在我在一个小角落抄电表的时候,东巷传来一阵脚步声。虽然整条小巷都是雨滴,但我确信鞋子的脚步声非常清晰,正在进入小巷。我忍不住往角落里看。我看见一个女孩拿着一把罕见的桐油纸伞。她修长的身材伴随着小高跟鞋的“本尼迪克特和本尼迪克特”的声音。更巧的是,就在这个时候,一股小厅风正穿过小巷,迎面吹向女孩,轻轻撩起她外面的米色风衣,露出一件碎花小白底连衣裙,一头扎着几根小辫子,略带戏谑的长发衬着一张白皙清纯的脸,但不顾微风的挑衅,她还是优雅地随风而去。

那把油纸伞,那件随风摇摆的红花白底裙袂,那张恬静、白皙、自信的脸,在这阴雨古雅的小巷里,突然在我脑海里掠过一幅画面,那么清晰熟悉,却又隐隐有些恍惚。就在我还在发呆的时候,那个女孩已经走近了我,用微微弯曲的小指在额头前画着辫子。可能是觉得有人在关注她,温柔的看着我。她眼里有一丝羞涩和她自己的英英式微笑。在彼此相遇的那一刻,那个女孩的身影已经从我眼前飘过,匆匆走向内巷。

在我的脑海里,我依然停留在刚刚对视的那一瞬间,我清楚的发现,我看到了一个如此帅气的单眼皮女生的眼睛,这是我一生中从未见过的。它们不是又窄又长,而是像鱼露一样舒缓的又大又清晰的眼睑。他们的眼睛清澈明亮,眼睛微微倾斜,看起来俏皮而细长。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所谓“单丹凤眼”,飘渺的丹凤眼吧!我忍不住跟着她回去,在细雨里渐渐消失在另一个小角落。

这不是戴望舒《雨巷》的图吗?突然,我定格了一幅漂浮在脑海里的画面:徘徊在一条长长的孤独的雨巷里,我希望遇到一个像丁香一样悲愤的女孩,/她有着丁香一样的颜色和香味/拿着一把油纸伞,像我一样,像我一样/她默默的靠近,靠近,投下一个太多兴趣的大致视野/像梦一样飘忽不定,一个

就像看到一个遥远的世界,让我沉醉,几乎忘了自己在哪里,在做什么。突然,我想知道她去哪了,就拼命冲进雨里,去了北巷。过了一个小弯,就我所见,雨雾中的北巷依旧安静,没有一个女孩。但我深信,以我此时此刻的第六感和超听力,女孩并没有走出北巷,而应该是进入了一个院落。

到北巷,有三个院子。我无法推断出之前发呆的时间,也无法推断出女孩进了哪个院子。我感到不知所措。如果我失去了什么,我就无法顾及帽檐积雨成瀑布的事实,开始在北巷的庭院间徘徊。我的思绪挥之不去,也许是因为时代的变迁,那个依旧像丁香一样的女孩,没有烦恼和烦恼,没有平凡的眼睛,漫长而孤独的雨巷真实地刻画了现实中的我,依旧那么忧郁和悲伤……

时间长了不知道,但是我不想继续看表了。我只好拖着淋雨的疲惫往回走。

但是,从那以后,我就一直喜欢在工作中打鸡血,充满了当初的热情,却多了一点心思。总想在林家巷逛逛,公私兼顾,所以很怀念,希望能再见到她。

转眼快两个月了。她不但没有再见面,而且当时也没搞清楚进的是哪个院子,心里渐渐焦虑起来。有一天,几个同事约好去小东街夜市吃串串。他们边吃边吃,一道光闪过。临家巷北边的陈阿姨不是卖串串的吗?她的店是她自己的,聪明,开朗,熟悉的地方和负责人。说实话,我们这种电力行业的人,那时候还挺吃香的,早跟陈阿姨打招呼了。自然,他们很快就熟悉了。我只怪自己厚脸皮。没想到会这样。你为什么不问她这件事?也许我希望它更大。一阵激动之后,十几根弦被拉了下来。

过了几天,我去钟鼓楼收电费。路过林家巷北巷,看到陈阿姨在店门口剥蒜,准备中午的生意。她走过去,说她累了,想在这里休息一下。陈阿姨热情的跟她打招呼,搬出店里的椅子让我坐下休息,说她每天走大街都累。我礼貌地坐下,移到她身边,假装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剥蒜。半罐大蒜已经在她面前剥好了。可能剥了一段时间了。我害怕错过机会。我见周围没人,赶紧趁机和她聊了几句。

“陈阿姨,在北乡头的院子里,据说这个月的电费正在被一个女生收着,还没有交给研究所。我再催一遍。”

其实北响头没有院子欠电费。我在想,用这个对话更有策略。

“哦,是哪个女生?”陈阿姨很认真的问。

“只是不知道是哪个女生,所以这个月轮到她收了。”

然后我故意向陈阿姨描述女孩的长相,特别提到她是一个独眼美瞳的女孩。

陈阿姨停下手中的活,仿佛在寻找自己心目中熟悉的人。过了一会儿,陈阿姨想了想,嘟囔了一句:“这巷子里好像没有这样的姑娘。”

“是的,最近两个月在巷子里见过她,只是不知道她是谁家的。”

看到陈婶不确定的语气,我不禁担心了一下,怕错过这一丝希望,于是赶紧用肯定的语气唤起她,这么聪明的一个人,真的很难为她。

陈阿姨见我说肯定有,又在脑子里想尽办法搜索了一遍。她犹豫了很久才怀疑地说:“好像有你说的这种女生,但是她不住在这里。”

一线希望似乎就在眼前,但不能失去。我决心继续诱导:

“这两个月她是真的在接手这个院子里的哪个住户?”

“也是可以的。”

陈阿姨一边说,一边指着巷子里的一个门说,“嗯,那是林家大院,最里面的林奶奶。就像你说的,她有个孙女。上个月看到她回来,她去我店里吃了一串菜。这个女孩对她的祖母非常孝顺。她经常来看她的祖母。有可能是她帮奶奶收了电费。”

陈阿姨越说越肯定。我听的信息比我想要的多,我的心都快被可乐炸了。我也认识林家院子里的那个老女人,我帮她换过几次灯泡。

“她现在在这里吗?”

虽然这个时候我心短,问的有点急。幸好陈阿姨这时候没在意,答道:

“这段时间没见过。”

定了定神,陈阿姨继续我的思路:“她小时候就是在这条巷子里长大的。多么聪明的姐姐,她搬到了她父亲的大楼。林家奶奶没有去老房子,所以经常回来看奶奶。”

这又一次超出了我想得到的信息,我暗暗赞陈阿姨口无遮拦。本来我真正关心的不是电费。我只想得到她的信息。看到陈婶的话题转到她身上,我心里暗暗高兴。我急忙顺着陈的话问道:

“她现在在做什么?”

“好吧,谁?哦,林家小姐姐,”陈阿姨正在专心剥蒜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“具体不太清楚。好像听说大一的时候在宜宾学院读书,毕业后考公务员或者教师。没什么印象,反正还是在宜宾。”

看来要从陈阿姨那里获取的信息量这么大,因为毕竟只是隔壁的小辈,又不是住在巷子里,所以了解的也不少,足以满足我的夙愿了。

这时候巷道里行人多了,再问这样的话题也不好。我坐在旁边继续看陈阿姨剥蒜。过了一会儿,我谢过陈阿姨,一个人走了。我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了。接下来就是利用“ ”和林家奶奶好好相处。我相信会有更多更好的收获。

后来……

正当他的同志们津津有味地听着的时候,敲门声突然响起。这时外面传来一个清晰的小男孩的声音:

“爸爸,我回来了。”

“我的儿子!”战友们喜气洋洋地转向我,立刻起身兴奋地开门。

“,回来。嗯?你妈妈在哪?”

“教师节妈妈有活动,一会儿回来。”

父子俩互相拥抱着进了屋,不可避免的介绍我互相打招呼,战友们忙着给儿子准备零食,做作业。这个小男孩长得很好看,又嫩又白。仔细一看,一双帅气“的单凤眼”清澈明亮,略带羞涩的眼神,带着自己的微笑。

战友的故事一直到我离开宜宾才被打断,后来的事也没时间听了。但是我想,同志,你一定很幸福吧!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智慧文学社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shanxihofamat.com/74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