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天前  青春日常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我离开家乡太久了,以至于我把另一个地方当成了我的家乡。

家乡有山,这是我小时候的印象。沿着一条长满蒿草但不曲折的小路,我可以从山的触角走到祖父家的角落。小时候看山,不是清高,而是温柔。

每当晚霞,山势的灵活性被霞光延伸到每家每户的屋檐下,小村庄在悠远静谧的微风中静谧。我总是站在屋檐下,昂着头,看着弧形的山顶,一点一点浅浅幽幽……

这时,秋风已过半,晚霞舒展。我站在山顶,看着家乡的山。

风和鹤共舞,草稀疏,红彤彤的大地反射着阳光,木叶分明,地球上多么高的高地啊!看,天空布满了云和光,远处的山就在附近。现在河是绿色和黄色的,庄稼在山脊上。这是一个爬得高看得远的好地方!

我盯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山。“这是我唯一能征服的高度”。当我听到诗人呻吟时,我不禁感到一路的攀登。

爬过森林,弯腰潜入,脚下的路又变回了顶峰,头上的藤蔓挡住了阳光。在不需要徒手开路的时候,还要扶着年幼的孩子,跌跌撞撞,左遮右挡,双手双脚并用,但还是忍不住被蚊子包围,吃得浑身疼痛。

多年来,我家乡的山已经变成了树和荆棘。

妈妈说,早年,山后面的人一路走下山去赶集;山前的人也沿着小路一路爬上山耕耘,来来去去的路被铭记。

我似乎在暮色中看到了山的过去。农民耕种的锄头保持了山的自由和秩序。在陡峭的山脊上,一茬白色的茅草在晚风中悠闲地生长着,而山里的庄稼则深深地埋着头,思索着沿途的风、雨和彩虹。是山与山之间来来往往的过客,青山一直在经历,永远屹立,永不相弃。慢慢地,路越走越宽,人也越来越多。手里拿着狗草的小娃娃已经梳好了头发,提着篮子去了市场。吹“牛郎”满山遍野的小村哥,也带着漂亮的新婚妻子回家拜年了。

哦,满是蒿草的路,不曲折,可以通往小屋,你还记得它的过去吗?还有人从日出到日落一直踩在上面吗?

丛林总是忘记过去,随心所欲地自由生长。我们也不能从风中得到死亡的消息。一切都成了我们的家乡。

从山上回来,院子里满是月亮上的树枝。这座小屋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了,它灰色的拱形瓦和橙色的砖石结构经受住了时间的浸泡。房子周围的竹石散落后,我找不到小时候的桃树和杏树了。院子里种着桂花树、绣球花,还有翠绿的新竹。它们在山泉雨露的滋润下自由生长,与风共舞,与鸟共歌。对于我们这些来去匆匆的人,他们很体贴。不要着急打扰我们,也不要介意我们的离开。

关上院门后,我们淡出了家乡的夜色。家乡的山一定已经睡着了,我会在梦里对着院子低语,也会约好一起看日出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智慧文学社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shanxihofamat.com/985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